1200X50横幅.jpg
银亿债务压身申上海陈旭被审查请重整 跨界造车惹的祸?
2019-06-25 14:53:14  来源:百度新闻  
1
听新闻
银亿债务压身申请重整 跨界造车惹的祸? 2019.06.25 14:47:09商学院

文:张文慧朱耘

作为曾经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之一,银亿集团有自己的高光时刻。而眼下,银亿集团正遭遇着成立以来最危机的时刻。

2019年6月20日,银亿集团上市公司ST银亿(银亿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其在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备案发行的定向融资工具,银亿4号出现到期未能清偿情形,新增债务6950.26万元,至此,ST银亿逾期债务已达27.15亿元。此前,银亿集团在6月14日悄无声息地向浙江省宁波中级人民法院提交重整申请。

银亿公司及实际控制人之间的产权及控制关系

一时涌出的申请重整消息不仅让银亿成为新闻红人,也让股东和债权人的心情坐上了过山车。引人深思的是,银亿的困境会一直持续下去,不定时在资本圈炸几颗雷,还是会最终扼住命运的咽喉。

暗流涌动

在4月30日的《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触发其他风险警示情形暨公司股票停牌的提示性公告》中,银亿股份有限公司披露了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资金占用的基本情况,截至公告披露当日,银亿股份累计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约为22.47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达到14.91%。

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资金占用撕开了ST银亿逾期债务的缺口,银亿集团为何占用上市资金、为何连二十多亿的窟窿都填不上?

针对此问题,银亿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向《商学院》记者表示,重整并不代表清算,重整是为了帮助有价值的企业重新恢复经营。目前公司(银亿股份有限公司)处于短期资金流动性紧张。提及银亿集团为何出现还不了债的问题,对方以集团业务与股份公司无关,不便回答拒绝正面回应,但最终透露并购确实对集团资本产生一定影响。“在汽车零部件业务上我们投入了很多”,对方提到。

2017年、2018年银亿集团年度报告营业收入构成

据悉,自2016年始到2017年下半年,银亿集团先后投入近130亿元,用于并购日本艾礼富、美国C和比利时邦奇公司,最终成功实现ARC和邦奇上市。值得关注的是,这三家公司分别是当时全球第二大汽车安全气囊气体发生器生产商、全球知名磁黄传感器和光控传感器制造商、全球知名汽车自动变速器独立制造商。这次快速并购表明了银亿从单一房地产向“高端制造业+房地产”双轮驱动发展的决心和信心。

根据银亿集团2017年年度报告可知,从2017年开始,银亿集团就已经将汽车零部件研发生产制造业务作为业务大头,汽车零部件业务占营业收入比重由2016年的18.11%跃升至2017年的63.55%,房产销售业务则由原来的70.77%下降至28.67%。2018年,两项业务的占比分别是57.12%、31.75%。

然而,进入2018年后,作为公司业务主力的汽车零部件业务并未完成产出承诺。尽管如此,据了解,银亿股份公司及其关联方偿还的占用资金被悉数注入邦奇集团。

高起低落

大地产商跨界汽车零部件,还是如此大手笔并购三家国际知名零部件制造企业,这在资本圈内引起广泛关注。浙商向来以“稳、准、狠”为代名词,从复星系到银亿系无不如此。

那么驱动银亿集团选择汽车零部件产业作为新的头部发展领域的优势在哪?

面对《商学院》记者的问题,一位汽车业内人士指出,银亿集团的优势从其年度报告中可以略窥一二,其认为,作为一家资金雄厚的房地产企业,直白来讲,钱不是问题,但要明确一点,汽车行业同房地产行业不同,汽车零部件研发、生产和销售需要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才、技术、科研都需要资金来支撑,银亿集团具备资金优势。其次,银亿集团瞄准的目标是汽车零部件行业数一数二的企业,这些企业本身有核心技术、有极高的市场占有率,可以说市场前景十分广阔,这属于客观存在的“致命”诱惑力。

《商学院》记者了解到,在银亿集团并购ARC集团前,作为全球第二大独立生产汽车发生器的企业,ARC与全球各大知名品牌汽车主机厂都有业务合作,既包括通用、大众、福特、丰田、保时捷、宝马等国际品牌,也涉及上汽、一汽、比亚迪、长安、东风、吉利等国产汽车品牌,2015年营业收入达到3.02亿美元。无独有偶,在被银亿并购前,邦奇集团的核心产品无级变速器(CVT),也已经成为中国国产品牌用车最常用的汽车零部件,在中国整车零部件市场占据不可撼动的地位。

然而,资金、技术、市场全都一骑绝尘的环境下,银亿集团的双轮驱动只飞奔了不满两年时间,到2018年,高端制造业的两项代表产品无级变速器、汽车安全气囊发生器毛利率同比下降2.43%,3.28%。

银亿集团2018年占公司营业收入或营业利润10%以上的行业、产品情况

银亿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双轮驱动失力的原因在于2018年整车市场疲软,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消失,不能因此质疑双轮驱动的发展模式。

至于整车市场为何疲软,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对银亿的零部件产销市场有什么影响等问题,上述汽车业内人士向《商学院》记者透露,汽车行业从2018年开始就已经增速放缓。单从国内来看,政策上去杠杆,提标准,降补贴,再加之汽车保有量和汽车合理容量已经远远饱和,尤其是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本身对整车需求已经达到了一定界值,现在国五国六标准切换,新能源汽车、租车、共享汽车分享市场,这都是汽车市场疲软的原因。“市场大环境在极大程度上导致银亿手中的王牌暂时失效。”观察员补充到。

未来仍在?

在谈到当下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大势时,银亿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提到,新能源市场对银亿本身的零部件业务并不构成威胁,邦奇坚持研发方向和发展方向相契合,目前已经研发成功的混合动力、纯电动动力技术,已经成为邦奇同蔚来汽车合作的强大基础,除此之外,公司同欧洲第二大汽车企业PSA即将达成轻混动力意向协议。

邦奇的业务还在推进,是否能够说明银亿此番申请重整还有绝对的翻盘可能?出让转卖手中的项目又是否只是解近水之渴,无暇顾及长远之急措?银亿手中的地产项目、储备用地又能否成为重整基石?

宁波地区一位房地产业内人士认为,房企多元化竞争可能是一条必由之路,但盲目多元化等同于找死。除了金融业之外,没有一个行业能像房地产一样,有如此丰厚的利润。因此做过房产开发再去做别的行业,会发现赚钱特别难,包括汽车行业。作为一家上市房企,银亿的融资条件比一般本土开发商要好,如果继续以房地产为主业,应该不至于出现今天的危机。同样是本土房企的雅戈尔、荣安、奥克斯,虽然也是多元化经营,但地产业务一直是支柱。而银亿在多元化的同时,却逐步在收缩地产业务,现在看是值得商榷的。

“至于银亿重组的前景,我认为要重返房地产市场会非常艰难。一方面中小开发商机会更少了,另一方面融资也更困难。房地产开发是一个资金密集的行业,一家曾经濒临破产的企业,要想重获资金的信任,是非常困难的。另外客户信任也是一个问题,银亿债务危机出现后,其在宁波开发的朗境项目出现了长时间停工,购房者会有意避开实力不强的房企”,上述地产业内人士提到。

银亿集团目前正在集中精力通过出售项目、催收款项等方式回笼资金,以度过短期资金流动紧张阶段。对于接下来的发展计划,工作人员并未给出明确答案,只是特别强调了银亿集团会继续坚持“高端制造业+房地产业”的双轮驱动模式,汽车零部件业务仍然会是业务主营方向。

银亿集团会不会像工作人员在采访中提到的长航油运一样经历重整,之后强势回归?这些问题只能交给时间,交给银亿。

标签:债务,造车
责编:
不放弃自动驾驶计划:苹果收购12306 密码创业公司Drive.ai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