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凤凰养分餐“吃不饱”续:正协商建学校食堂

来源:腾讯新闻责任编辑:张志刚
2019-06-07 01:03:47

湖南凤凰县腊尔山镇所德小学3元的“营养午餐”仅包含一份牛奶和一个小面包,在互联网上掀起舆论波澜。该学校支教老师今日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与省教育厅和县教育局的人员协商建立学校食堂一事。专家认为,政府不能图省事将“营养午餐”全交给供应商负责,地方政府及孩子家长应参与其中,还应制定一套专业、透明的管理机制。

牛奶+面包,学生吃不饱

腊尔山镇所德小学有110多名学生,仅有3名当地老师和3名支教老师。微博网友“刁牙”是支教老师之一,正是她的微博让“牛奶+面包”式的“营养午餐”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刁牙”在微博中说,所谓营养餐包括学生奶、火腿肠和小面包三种。有两种搭配方法,一种是一份学生奶配一根火腿肠,另一种是一份学生奶配一个小面包。支教老师都觉得,这样的分量值3元钱“很牵强”。

“供应商3元的食品到学生身上有2元就不错了,人家要赚钱。”民间慈善“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说。2011年,邓飞联合民政部主管的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开展了“免费午餐”活动。此后不久,由教育部等牵头的营养餐计划正式启动,20多亿元财政拨款相继下发到基层的中小学,以试图帮助解决中小学生尤其是贫困地区中小学生的营养不良问题。

据悉,目前,中央财政每年拨出160亿元,用于为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提供营养膳食补助,标准为每名学生每天3元钱。现阶段计划惠及约680个县市的2600万在校学生。凤凰县是首批接受补助的地区之一。

钱的问题得到部分解决,但凤凰县在“营养午餐”管理上存在问题。除了午餐分量少,“刁牙”20日还在微博上反映,“昨天孩子们就没吃的,今天送餐车又没来。饿两天。”

“管理上出了漏洞。”刚刚到任凤凰县教育局局长一个月的吴元贵26日坦承。他同时表示,其他方面没有问题,已经做出了对腊尔山镇所德小学校长、2名副校长,县教育局勤管站站长、副站长免职的处理决定。

湖南省教育厅副厅长杨定忠同日表示,“就目前而言,3元钱只是膳食改善,不是免费午餐。”他曾在一次会议中谈道:“当前营养改善计划以‘牛奶+X’为主的供餐模式与农村学生饮食习惯有一定冲突”。

把孩子吃饭放心上 因地制宜建学校食堂

就办好“营养午餐”,邓飞提出了四点建议:因地制宜建厨房;就地取材做午餐;家长乡村来参与;公开透明可监督。邓飞表示,各地应把孩子吃饭问题放在心上,不要打那笔钱的歪心思。

由于“营养午餐”带来的物流成本、人力成本无人承担,供应商只能打“3元钱”的主意。如果学校办食堂,省去了供应商逐利环节,但存在着资金紧张的问题。

“刁牙”24日就在微博上发起了募捐。据另一名支教老师唐老师向记者介绍,这几天已收到热心网友的捐助近2万元。“这个学期,除周六日外,还有40多天,不到2万块钱的善款可以请一个厨师给孩子们烧饭,但是下学期的资金不到位,就很难持续下去,所以我们正在和县教育局谈看看能不能拨款给我们。教育局以前的态度是同意我们办,但是不提供资金支持”。

邓飞说,他曾经联系过凤凰县相关部门,希望资助当地学校建设食堂,但被拒绝了。“当时我们也很奇怪,我们愿意帮助这个县去提供食堂还有厨师的费用,但是还是被凤凰县给拒绝。我们也确实没有办法去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

记者试图联系凤凰县教育局,但其电话一直是忙音。唐老师说,据他们了解,相关部门已经和供应商有合同,国家对于“营养午餐”的财政拨款已经给供应商,所以很难再给他们资金。他们现在已找好厨房,在买一些炊具,对开办学校小厨房在摸索阶段。

据统计,截至今年秋季开学前,53%的试点学校采用了学校食堂供餐,35%选择了向企业(单位)购买供餐服务,还有12%实行了家庭(个人)托餐。

《人民日报》今日报道说,2011年中央已安排食堂建设专项资金。但是,一方面建设和管理工作量仍然巨大,试点县多属于集中连片的困难地区,对众望所归的食堂供餐形式,从招投标到业务培训、日常运转,再到未来数量庞大的炊事人员工资,所有这些经费如何落实,从何落实是个问题。有地方官员提议,如果让地方财政解决,由哪一级财政出资,都需要更加明确的指导意见。

投入160亿元 做好营养午餐关键在于机制安全

人民日报记者注意到,在县乡一级负责营养餐工作的多为兼职,管理的却是关系到资金安全和食品安全的大问题,专职人员的匮乏将成为长期持续发展的一大隐患。此外,发展食堂,还涉及场地、安全等诸多问题,而这些,已经不仅仅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

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要做好学生营养午餐计划,关键在于体制性的改变。

他认为,要使营养午餐更专业、更透明,依靠中国现有的条件,这一问题完全可以解决。“专业”说大一点,是很多先进的装备、专业的技术人员要进入这个项目;说小一点,专业的体制不仅要看志愿者的参与,更要看家长的参与。“免费午餐的安全问题首先是机制安全的机制,这比让更多的人来监督投资更加事半功倍,更关键的是我们的想法、机制是否可行。”

王振耀建议,应该围绕孩子的营养午餐制定一套专业、透明的管理机制。首先,包括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等其他组织可以联合起来,帮助有关部门制定一个专业的网络监督透明机制。其次,应该建立一套专业的食品安全标准,用来解决过期食品问题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问题。此外,营养午餐计划其实是孩子们营养系统的一次重大转型,要有职业的体系培养。“国家投入160亿元后,更要考虑到这是一个体制性的完善与变更。”

王振耀表示,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体制和理念锁住了大家的爱心,也锁住了许多社会政策,“要考虑如何调整理念,如何调整体制,利用建设性的方法进行倡导,这样不仅能提升营养午餐的安全度、专业度、透明度,更能带动整个社会体系的快速发展”。(记者 李叶)

媒体称部分农村生营养餐成敛财工具 靠缩水牟利润

凤凰支教老师曝"营养午餐“ 网友称垃圾食品

支教学生揭营养午餐现状:面包巴掌大 孩子吃不饱

湖南"巴掌大"面包营养餐事件 涉事校长等人被免职

www.china-machine.com

(博尔塔拉资讯网:2019-06-07 01:03:47)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