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儿拾荒攒钱寻亲一一年 展转多省骑行万里(图)

2019-06-06 15:49:38 来源:新浪新闻
记者:肖媛媛 来源:新浪新闻

10月29日,苦等了一个多月的肖辣刚和田蒙武,终于拿到亲子鉴定报告。他们迫不及待看完结论,又一遍遍细细审视报告全文,脸上的失望之情越来越浓。

肖辣刚幼年被拐,他骑着自行车寻亲11年,行程数万里;宣恩县人田蒙武的儿子早年失踪,多年寻找无果,肖辣刚的出现,重新燃起了他和家人心中的希望之火。

9月中旬,田蒙武夫妇和肖辣刚一同来汉做亲子鉴定。对于否定的鉴定结果,他们都不愿接受,决定到江苏再做一次鉴定。“无论最终的结果怎样,我们都是一家人,今后要在一起生活。”他们说。

凭借幼年的零碎记忆,他从11岁起开始单车寻亲。一个来自宣恩的电话,让他看到希望

三个月前,武汉,繁华的江汉路上,瘦弱的肖辣刚推着损坏的旧自行车捡废品,准备卖钱修车。

这是个孤苦无依的孩子。在肖辣刚的记忆中,自己6岁被拐卖至广东普宁,逃出后四处流浪,多次出入收容站。

从11岁起,凭着对家乡和亲人的零碎记忆,他多次骑着自行车,辗转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安徽、湖北等地寻亲,行程数万里。路费花光、装备被盗是经常遭遇的困境,一旦难以为继,他就返回广州打工,赚钱再出来找。“宝贝回家”网站负责人张宝艳介绍,志愿者在深圳一座桥下找到肖辣刚时,他已在此栖身数年。在该网站的帮助下,肖辣刚的相关数据被录入公安部全国打拐DNA数据库,他还上过贵州的电视台,可惜没有结果。

但肖辣刚记忆中的碎片为更多人所知:家门前有两座大山,山上一条小路,通向村中小学;地里种着油菜、茶叶,有桃子、枇杷等果树;村里人习惯在头上缠着灰布;过年有拜猪头、上坟的习俗……根据这些特点,热心读者和网友分析,肖辣刚可能是恩施或长阳县一带的土家族人。

在武汉,本报记者带着肖辣刚,前往民政、公安等部门,调查他记忆中的村名和亲人姓名,均无所获。十余个失去孩子的家庭致电本报,称肖辣刚可能是自家被拐的孩子,也均无确切证据。

8月3日,在武汉盘桓一周后,肖辣刚又一次带着失望,黯然上路,前往四川继续寻亲。一个月后,他接到宣恩县椒园镇居民田蒙武的电话。

他们的出现,对彼此来说都是一个惊喜。而记忆的契合、相貌的相似,更将这份惊喜放大

田蒙武在电话中说,肖辣刚很像自己被拐的儿子田仁军,请他到宣恩一见。他还给肖辣刚发去一张全家福。

这张照片让肖辣刚怦然心动,因为他跟上面的人长得颇有几分相似。而见面后,田蒙武和家人也都确信,这个孩子就是当年失踪的田仁军。

田蒙武回忆,1994年6月的一个下午,他在老家屋顶盖瓦,妻子在地里干活,儿子田仁军午睡醒来,吵着找妈妈,并独自往农田方向走去,不料再也没有回来。

田蒙武说,儿子当时4岁,但经常独自玩耍,还跟着大人到山上放过牛,他不相信儿子会走失。开始的几年间,全家人多方寻找未果,后来随着时间推移,大家几乎不抱希望。肖辣刚的出现,让已经结痂的伤疤再次被撕开。

高颧骨、细长眼、尖下巴,肖辣刚长得很像“妈妈”成学琼,跟“弟弟”田仁清更是神似;而肖辣刚记忆中的家乡,与田蒙武的家乡也颇为相似;他左手虎口处的弯月形疤痕、右眼皮上的黄豆大小的伤疤,也与田仁军一样。

肖辣刚和田蒙武全家都确信,肖辣刚就是田仁军,他们是骨肉相连的亲人。

为了从遗传学上最终确认双方的亲属关系,他们决定做亲子鉴定。但结果,让人大失所望

今年9月19日,肖辣刚和田蒙武、成学琼夫妇来汉。武汉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接受委托,为双方进行亲子鉴定。

等待结论的日子时,成学琼带着小儿子和女儿到江苏打工,田蒙武和肖辣刚返回宣恩,租住在县城。

在这一个多月里,田蒙武继续当泥瓦匠,肖辣刚则在家休息,偶尔和“父亲”回到椒园镇老家看望爷爷、奶奶。

田蒙武介绍,刚见到肖辣刚时,他瘦得不成人形,每顿只能吃一碗饭,说是胃已经习惯了,吃不多。“我告诉他,现在已经回家了,每顿都要吃饱、吃好。现在,他一顿能吃两三碗饭,长壮了一些,也白了一些。”

聊天时,田蒙武一时难以改口,还是习惯叫“肖辣刚”这个名字。但他说,在心里,他早就把肖辣刚当成了亲生儿子,“他记得家门口的两座大山,以后给他上户口,就改名叫田长山。”

对于经历常人难以想像的艰辛、孤独的肖辣刚,田蒙武一家让他深深感受到家的温暖、亲人的爱。

10月29日,经过一个多月等待,这对“父子”终于收到从武汉寄来的亲子鉴定报告。否定的结论,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寻亲多年,满腹辛酸,在已经形成的亲近感面前,他们拒绝相信科学。这样的坚持令人动容

10月31日晚,宣恩县城贡水河畔,绕过影影绰绰的菜市场,穿过老旧漆黑的楼道,在市场二楼的小出租屋里,肖辣刚和田蒙武坐在一起看电视,清苦中颇显温馨。

他们都说,不能接受亲子鉴定结论,并提出了可能导致结论错误的种种猜想。比如:检材样本应是双方的血样,但鉴定机构只提取了唾液,没有抽血,“肯定弄错了。”

否定的鉴定结果,让已经接受彼此的两人,感受到难以承受之重。自记事以来很少哭过的肖辣刚,哭红了眼睛。他说:“我相信眼前的事实,这里是我的家……”

田蒙武说,他不能让肖辣刚独自离开,要为他上户口。他的女儿也从江苏打来电话,催他们早点到江苏团聚。她说,即使没有血缘关系,她也会把肖辣刚当成自己的哥哥。

经过商量,肖辣刚和田蒙武决定动身前往江苏,在那里再做一次亲子鉴定。

寻找亲人和爱的旅途上,他们选择坚持。(楚天都市报 记者吴质 王功尚 摄影:记者胡九思)

www.hgsfj.cn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