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非洲美洲|正文

八0后女公务员挪一七一万惠民款供男朋友赌博放高利贷

来源: 腾讯新闻  陈海虹
2019-02-19 14:47:17
分享:

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女公务员,担任乡政府干事还不到2年,竟然挪用乡里171.5695万元的计生惠民款,让男友拿着这些钱去打麻将赌博、放高利贷,好赢了钱去填补做生意亏损的漏洞。没想到越打越输,不仅补不回漏洞,自己挖的窟窿也越来越大。

近日,香格里拉县人民法院开庭宣判了这名女公务员李丽挪用公款案,被告人李丽被法院以挪用公款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继续追缴李丽违法所得人民币158.3695万元返还被害单位,该判决于12月1日生效。小干部何以产生大腐败?本报记者近日深入香格里拉县,探访李丽的亲朋好友和同事。

上江乡政府门口醒目的计划生育宣传标语,李丽出事前正是在乡计生办上班。

案发

生意亏了 挪公款给男友赌博“翻本”

据介绍,李丽1982年出生,2005年7月毕业于云南某大学,2006年3月至2010年9月在香格里拉县环保局见习,2010年10月考入上江乡政府,2011年4月20日开始在乡计生办做干事。2011年11月中旬,上江乡300余万元优生优育惠民专款到账,她负责将此款发到符合条件的农户手中。

“我于2011年11月19日至2012年2月,分12次将这笔款中的171.5695万元挪用给男友,其中7次是用汇款的方式打在李某的银行卡上,5次是直接拿现金给他。”今年4月6日李丽自首后交代。

李丽男友李某是香格里拉县虎跳峡镇农民,5年前在朋友的婚礼上与他相识,后来二人开始恋爱并共同投资做生意。李丽说:“其间,以我的名义并由我出面用房产证抵押贷款、向别人借款共计100万元左右,都拿给了李某,结果做生意都亏了。后来,李某一天到晚找我要钱,逼我拿钱,我实在没有办法就挪用公款给他翻本。” 李丽要求民警,一定要抓到男朋友李某,说只要抓到他就能要到钱。

挥霍殆尽 80后女公务员被判9年

据介绍,李丽与其男友李某今年都是30岁,李某是香格里拉县虎跳峡镇人,一直在外开货车跑运输,做番茄生意。案发后,李某在昆明被抓捕归案。他供述,李丽在2011年11月至2012年3月,分七八次给他汇过50余万元。

“李丽第二次给我汇钱时,打电话说有一笔涉农惠民专款我们可以占用一段时间,打给我看看能不能‘翻身’。‘翻身’就是让我在场子里赌博赢钱扳本,把我们以前的贷款还上。”但靠赌博扳本,结果这钱越打越输。

“李丽总共挪用了171.5695万,赌博输掉的加上生活上挥霍掉的数目很大,她和李某归案后只追回13.2万。”据知情人介绍。11月21日,香格里拉县人民法院审理宣判了李丽挪用巨额公款案,依法判处李丽有期徒刑9年,并继续追缴李丽违法所得人民币158.3695万元返还被害单位。据介绍,对李丽男友李某的案情仍在进一步办理中。

究因

监管漏洞 为何惠民款由1人支配

据介绍,2011年11月11日,上江乡正式下文成立上江乡“少生快富”工程资金发放工作组,并召开专题会议安排布置发放工作。会议明确要求,由于“少生快富”工程资金数额巨大,为确保资金安全,要求工作组必须3人同时发放。

“至春节前,工作组按要求发放了士旺村和格兰村两个村,总发放资金103万元。在格兰和士旺村即将发放结束时,计生干事李丽汇报,现在签批的资金有点不足,同时还要发放其他几个村的资金。”据上江乡负责人介绍,在李丽要求下,主管该项工作的乡政府负责人一次性签批了资金,但该乡负责人要求,必须在发放完毕一个村的资金后再支取下一个村的资金。

“春节后,乡长曾两三次督促,要求尽快发放‘少生快富’工程资金,据李丽汇报,近期内需要录入当前符合条件享受人员名单(全部须要在网上进行录入),数据录入需要在今年4月15日前才能完成。李丽还说由于网络速度太慢,无法录入,需要到县城录入数据,可能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据知情人介绍,4月5日,上江乡政府乡长叫来惠民款资金发放工作组人员蔡玉芬汇报工作(当时李丽在县计生委录入数据)。据蔡玉芬汇报:她与李丽已经商量好了,4月13日李丽录完数据后从县城下来,4月15日开始发放惠民款。

“当时她反映了一个情况,非常重要,她说她们春节前发放完士旺、格兰村的资金后,还节余了一点资金,蔡玉芬让李丽存入财政专户,但是李丽好像没有存入专户。我听到这情况,立即感到事态不对。”上江乡政府负责人介绍,4月5日发现异常后乡里及时成立了工作组,到县城追踪李丽,但到县城后李丽已经跑到保山市。“后把此事报到县反贪局和县公安局,实施了监控和跟踪,乡里也多次打电话给李丽。迫于压力,4月6日,李丽回到香格里拉县自首”。

为什么一个工作不到两年的公务员能挪用数额如此巨大的公款?据介绍,在各种“巧合”和李丽故意支开同事的情况下,本来由3人负责发放的300多万惠民款在发放了一部分后,剩下的钱一段时间内由李丽一人支配。

“这笔惠民款一开始由上江乡武装部长、乡计生办医生和李丽一起发放优生优育惠民款,但在发放完士旺村委会和格兰村委会后,发放惠民款的3人就变成了1人。”香格里拉县上江乡一名负责人说,2011年12月份,乡武装部长开始征兵,加上春节放假等原因导致发放工作暂时搁置。此后一直到今年事发,李丽一直找借口支开另外一名计生办的医生,拖延发放惠民款并挪用惠民款,“下雪钞票押运车下不来、正在统计优生优育妇女数字”等都是她找来拖延发放惠民款的借口。

李丽挪用公款案发生后,在当地政坛引发了一次不小震动。有关部门建议,进一步健全各项行政和财务规章制度并严格执行,对大额公款的支付实行集体研究决定;对各部门经手的资金,实行报账管理,集中管理;对经手资金的干部实行定期对账制,防止截留和坐收坐支;定期公开和检查乡、村两级财务,以强化对干部和财务人员的监督制约,规范权力运行机制,从制度上根除犯罪土壤。

回访

同事:李丽有能力但爱打麻将

11月22日下午1时许,正值香格里拉县上江乡赶集,场上的乡民来来往往,不时有做生意的小贩谈论着李丽挪用公款的事,这事就发生在乡场旁一百米开外的乡政府里。此时不是上班时间,上江乡政府大院内来往的人比较少,门口的宣传栏上赫然写着“计生奖扶政策好,政府保障助养老”,李丽出事前就在这个大院内从事计生工作。

“听说刚来时工作积极认真,能说会道,正因为这样才让她在计生办工作。”上江乡政府一负责人说,李丽挪用的是国家补助给乡里优生优育惠民款,被评为优生优育的家庭每户补助3000元。乡政府公务员编制较紧,乡计生专干只有李丽一人。

“她身高1米63左右,微胖,长相一般,性格活泼大方,做事说话有魄力有见识。”与李丽接触过的同事回忆,在生活上,李丽并没有特别奢侈,但出手大方、豪爽,每次和同事一起吃饭时都抢着付钱。但李丽不太愿意与同事深交,甚至在同事面前回避谈感情。“自2010年进入上江乡以来,经常独来独往,平常比较爱赌博打麻将。”

“李家在小区居住好几年了,这两天一家人回了桥头村老家。”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了李丽一家所居住的香格里拉县工商小区,同住在该小区的李女士告诉记者,李丽老家在香格里拉县虎跳峡镇桥头村,2006年一家人搬到工商小区,李丽父母已经50多岁,都是从香格里拉县工商部门退休,家中有一个妹妹目前也在县某工商所上班。“李丽给人的印象较好,活泼开朗,见到认识的邻居热情打招呼。”

“李丽的父亲是军人转业到县工商局,后来又调到虎跳峡镇工商所。李丽的母亲也在工商局,家庭条件挺好的,对于孩子,老两口管教还是挺严的。”据邻居韩先生介绍。

“本来这个家庭很幸福,父母退休,两个女儿都在政府单位上班。但李丽出事后,这个家庭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在一些邻居眼中,李丽也是受害者,交了个不该交的男朋友。(张勇 和慧东)

www.bjshachong.com.cn
关键词:惠民,高利贷,一万,男朋友,一七责任编辑:马婷婷